学中文 凭的只是对爱的执念而已

春天你慢慢来

2012年6月18日 (未寄出的)离书

总算愈合了那几天的时间错位。
真是奇怪呢。
雨不断不断地下。房间里却满满的依然是。初春的味道。
 
——————————————————————
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出了凤仙花。细嫩的好几株。母亲没讲。
很久很久。家中的这些细微的变化。我亦不曾察觉。只知刚过去的这个冬天。家里破天荒没养水仙花。
也好。这样便不必费心思去收拾开过的花根。
 
似乎只要倾尽全力去做这一件事。便是无愧于己。
 
许是别处飞来的种子。希望花是白色。
 
网线断了好多次。干脆就不上。
也好。可以安心整理书。
那么多试卷。许是平时一直理好,便不必太过操心去一张张看。
————————————...


听雨集|伟大的友谊

1月24日,和辰讲起《黄金时代》中伟大的友谊。

1、来人间,一定是因为恩怨未消 ;人世的真相近在咫尺,我们能做的只有修行、忍受以及自渡。

2、希望对方出意外的想法,大概只针对小七;那时候我常想,要是小七是女人就好了,这样我就不用担心自己会真的爱上他;

3、因为人世有爱就有痛。真正的爱会带来真正的痛;

4、痛也是美的。

因此我的纠结在于,作为朋友,我是万万不能爱上他的;但是爱情已经确确实实地发生了。在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想不起来。这么多年我忘记了很多东西。但是和他每一次的会面,我都记得。他敛住眉毛的表情,细碎的动作,说话的语气。月亮下面他的心跳,全都记得。不敢忘记。爱情真可怕。...

听雨集|想起秋天

文/梁予焕

这是小城的老街,树大路窄,两面法国梧桐的枝叶像汲水的根一样,铺满了街道的天空。蝉声中断,夏季时鲜绿色的呼吸变得急促而干燥。黄昏正把绕城市围坐的山丘擦亮。我不急不慢地收拾好书包,最后一个离开教室,灰蓝的暮色正一寸寸,从这个灰色的房间开始,从低处往高处淹没这座城市。我总是固执地要把所有的课本都带回家,好像书本身就是竹篮和水壶,代替我的眼睛记住了所有该记的东西,我都记住了,好忘得快一些,记得全,才能忘得透。书好沉啊,一直压到肩膀和书背一样方。几天没下雨,教室外边的桂花黄甜,快餐店的珍珠一样的雾气里,老板娘正合上笼屉上的西铁盖,珍珠迅速滚进锅里,一个早晨正在那里烧干。提着黑色布袋的小男孩...

龟兔赛跑

边城诗社:

文/予焕


他的步子很大,但总逗留于沿路的花草

好在她的脚印曲线玲珑,不像梨花小心翼翼

看得到她手臂灵活,步履奔放

只是睡相不甚好看


脚印是她?他是脚印?

大荷叶摇晃,嫉妒的女伴在树后偷看

他知道她会追上来

脊背柔软,步履皎洁

他从不慌张,这沉重的老树桩,才等到过多少个盲目的春天

却没有一只死在硬壳上,

眼中滚血,松弛她们雪白的皮毛


她知道他恳求一个超越外加一个死亡

碎裂的蹄掌早早碎裂,血没有来,似她通身洁白——去吧,去找下一个瞎子

她的脚印太快,看得到他的未来


两个人中总有一个亚军

腿更...

独独不是情人

得知他有了新女友的时候,就像突然从高空中坠落。
其实坠落久了也还习惯。难过的是他讲自己和女友之间的感情,讲看电影的时候牵她的手。

若不专一,就不是爱。我家的女儿,怎么能为一个男孩哭?

你还死死瞒着,死死瞒着。像从里面打了闷拳。你已经不爱他了,已经不爱了,但是你知道。还是会疼的,爱过还是会疼的。疼痛不能转移,也不能掩饰啊。

去做那个孩子吧,去做回那个孩子吧。把我重新生一次,就在我拉着大蟒蛇风筝笑着跑的时候,让我回去吧,扑倒在公园十月的青草里。让我回去吧,让我回去吧。让那个孩子在多年以后出生,叫他看一眼自己的外公和父母。

你的痛在于,你永远成不了那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儿。你是妻,是女儿,是母亲。却独独不是情人。...

你也和我一样飘零吗?
无家的窗啊

今天我21岁了,云采

云采,今天我21岁了。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对那个16岁的李合欢说,就坚持你的想法吧,去做,去做它。虽说往事不要再提。但人生得意需存盘,我想我还是应该存一次盘。 


我还是她,或者我已经不再是她。那时我们世界大部分是由故事构成的,我编造角色,赋予他们声音和性格,赋予他们动机与结局,并代替故事活在现实中。

这样是危险的,然而美丽。尽管美不能被拥有。只能成为。 

那时候我真正难过的点在于,我那时候和周的关系正在紧张的时刻,我们谁也没有相互安慰和表达,我又活到了一个故事里面,并乐此不疲。但这次他不是里面的角色,你们都不是。我想让那个故事永远进行下去,就像抓来一...

他们不可能再回去

他们不可能再回去。成为一对平凡的小夫妻。他们可能会有两个孩子,最好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他们让男孩跟母亲姓,女孩儿跟父亲姓。他们会有自己的厨房,在那里他们各自占据一个角落。在沙发上,在衣柜里,到处都透露着一个家庭的完整气息。他们学会应付两边的亲戚。那女的很爱生气,而男的恰好擅长劝架。每天晚上他们家大人和孩子一起看书,他们的孩子很像父母。男孩长得像母亲,眉眼宽厚;女孩长得像父亲,眉眼精致,两个孩子头发都茂密乌黑。

那男的后来秃了顶,女的给他织了顶帽子,那男的就算没了头发也很好看,尽管眼角的纹路很深了,一笑起来,依旧惊涛骇浪。那女的像她的外祖母一样在40岁后开始发胖,几乎穿不进裤子,那男的给她买了...

tet少年往事二三 元日

他在廊边靠河坐了许久了。层层的灯笼,层层的谜,层层的人群,灯光在河水中雀跃,那红色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具完整的话。

人渐渐散了,只有红色的灯火依旧在黑水塘中雀跃着,他们和灯不一样,他们不可能整夜熬着一双红眼睛。灯等到了那个来看它的人吗?

他抬手,把玩着一束金红的灯穗,江上的黑,泛起风细微的形状,每一丝波澜中都藏着一整片灯火。


有时,瑟兰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只是被困在一个梦里无法醒来。一个只有他自己是鲜活挣扎着的梦境。黑发的少年抬手去解一个灯谜,那时他个头甚至没有自己高,他看着他的眼睛,深深地笑,笑意如刀,割去他的赘余和慌乱。只是这刀本身又叫他不知所措了。埃尔是朋友。

只能是朋友吗?

他...

诗的笼子 姜涛老师讲座笔记

更多的是对姜老师所陈主题的自我理解。不过在会后与姜老师的交谈,验证我的一些想法。不论如何 走吧 走吧

边城诗社:

关于如何读诗:


石头是石头的钥匙

语言的诗是语言的钥匙


诗歌不属于神,诗歌属于凡人。

而我们的神,一个薛定谔的神。一个光之二相的神。


今晚的姜涛老师的讲座,解决了我一直以来关于诗歌的很多困惑。譬如,诗歌的本质是什么?诗歌与生命的关系是怎样的?诗歌的理想形态应当是是怎样的?诗歌的存在形式(如音乐、建筑、图像)发展与新诗的具体关联?以及诗人的理想归宿(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疯狂或选择自杀的诗人)?我们应当如何读诗?

另外...

读诗会后

围着圆桌坐着的 都是病人

衣着整齐 长相危险

他们早就知道自己无药可救了

有的已患绝症

而企图病得更深——

呵着热气 活着 并对着死亡 屏住呼吸

还有的病久成医


——有美人出没。

圆桌上的病人正轮流检查她沿路落下的细软

对着无影灯展开她长衣下摆的花纹

小金锤敲击帽沿的钻石 

望远镜测量她的足环、睫毛的气压、香气 

猜测她腕上的红痕——

“见不到的!

那兴许,不是位美人!”

诚然,她身子娇小,行动轻捷

病人尾随

弯腰拾起她撞下的叮当落叶  郑重夹于书间

落叶纷纷 ...

所谓青春梦,不过春梦一场
夏天,我们才做春梦
假装春天
而夏日悄然脱壳

思念您
思念您
思念您

这样躺着
假装自己已爱了你一整个夏日

秋天 这样躺着
假装自己只爱了你一整个夏日

9.20

眷侣求道都不慕
只叹人间无双月

山居半月

你还是要很费力地冲破你的阶级。

你很渺小。

你也不过是凡人。

你是废物,是泥土,是花朵。

是自作自受的肉,是没有翅膀的鸟。

所以不管走过多少路,我还是这样,这样善良,这样自信自负。

所以不管看过多少书我还是这样傻,还是这样年轻,还是会死。

所以不管爱过多少人,我还是会孤单死去。

我开始不相信童话。

我又开始相信童话。

我总是相信爱,相信和平,相信善与恶的一线差别和一丝平衡。

我还是相信努力会有回报,改变条件会有新的反应。

我还是相信科学。

相信树会开花,花会招蜂,会结果,尽管果子里不一定会有种子。

我依然相信孤独。

依然相信希望。


依然相信,那一个梦境。关于...

夏日的千树万树间
独我一棵最矮

——2017.7.17———

生活终究是一堵太脏的墙,
墙外,夜夜有月光。

————2017.7.11————

没有故事的时候就活成故事
没有诗歌的时候
就活成诗歌

生活,终究是一面太脏的墙

旅读

穿江渡野几寻路,
一目青山一目君。

边城诗社:

文/予焕

雨过城川千树寻,
长车疾走目耕云。
慢拨小册凭窗懒,
一页青山一页君。



(十二文 七绝)

2017.7.10.

你未来时

我正看云


你看云时
我正看花

你看花时
我正看你

——2017.7.9——

她说
我不愿与你错过

———2017.7.7———

黄昏湖上
怎敢独酌天光

太阳吃到七分饱。

不得晴雨共,
四方檐下客。

——想到就是见到啦——
——2017.7.2——————

6.27 想起 补录

“诗从诗中来,戏剧,亦从戏剧中来。”

这个季节我们总是打两把伞。
一把给雨,一把给距离。

—17.6.27—

梅雨书

只有大雨在听。

边城诗社:

文/予焕



梅以酸打开,六月封在易拉罐里的雷电


还有谁以整整二十年,锁着六月


坐着雨 


背诵雨水中央的涟漪


二十年的雨声让他昏昏欲睡



雨正背诵城市怎样年复一年没掉脚趾和双膝


他们怎样以余生,一次次


背诵


关于那个泡胀发白的六月,


关于名字和编号印刷得清清楚楚的六月


关于一场雨怎样将一个人后半生的裤脚淋透


关于一个人从雨中走来


在南地流浪的雪山 


身后


留下雨的跋涉 ...

6月27日 小会散记

不一定只有悲剧的结局才是经典。不一定说教的内容就一定要排斥。

没有所谓的权威或者标准。

艺术需要的是艺术本身的感染力。


模仿巨人,然后去想象、去创造


戏剧作为源远流长的艺术,在没落。现代戏剧起步晚,最早是将生活搬上舞台,但是一直没有受众。


文学能让人生变得美好。

学习比文学本身重要。


关于文化散文:中国传统的文人笔记,文化是一种味道。


首作帝最喜欢:鲁迅老舍张爱玲。但是因为看了余华的活着,去读了当代文学。

听俊江老师的发言,哪怕只有一分钟,都能受益良多呀。

这就是阅读的力量。


端午,想起一位诗人

那花还在坠着

还在

    坠

边城诗社:

文/予焕

时间极少呕吐
节气偶尔抱病
仅仅一个人饿了
所有人都要围上桌子
胃在沙漏的底部
以坠落垒砌蜃楼海市

江流冲散了肉身
缤纷的歌子还留在崖岸上
粉身碎骨耳满眼溺
神灵的香草还佩在濯缨者的腋下

那花还是这样坠着

仿佛永不靠岸


从我跳下的地方
有人也跟着跳下
有人坐于岸 浣足
有人披着石头
更多的人一屁股坐在地上 放声大哭
以翠叶妆奁你的诗身
以大拇指扒开一个又一个豆沙馅的早晨

那花还在坠着

憔悴

       丰...

1 / 12

© 梁予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