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想起一位诗人

那花还在坠着

还在

    坠

边城诗社:

文/予焕

时间极少呕吐
节气偶尔抱病
仅仅一个人饿了
所有人都要围上桌子
胃在沙漏的底部
以坠落垒砌蜃楼海市

江流冲散了肉身
缤纷的歌子还留在崖岸上
粉身碎骨耳满眼溺
神灵的香草还佩在濯缨者的腋下

那花还是这样坠着

仿佛永不靠岸


从我跳下的地方
有人也跟着跳下
有人坐于岸 浣足
有人披着石头
更多的人一屁股坐在地上 放声大哭
以翠叶妆奁你的诗身
以大拇指扒开一个又一个豆沙馅的早晨

那花还在坠着

憔悴

       丰沛  

               艳丽

                        散漫

花还在坠着

唯诗苟延残喘
繁华方有安康

评论
热度 ( 17 )
  1. 梁予焕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那花还在坠着 还在 坠
  2. 薛子孽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

© 梁予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