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不可能再回去

他们不可能再回去。成为一对平凡的小夫妻。他们可能会有两个孩子,最好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他们让男孩跟母亲姓,女孩儿跟父亲姓。他们会有自己的厨房,在那里他们各自占据一个角落。在沙发上,在衣柜里,到处都透露着一个家庭的完整气息。他们学会应付两边的亲戚。那女的很爱生气,而男的恰好擅长劝架。每天晚上他们家大人和孩子一起看书,他们的孩子很像父母。男孩长得像母亲,眉眼宽厚;女孩长得像父亲,眉眼精致,两个孩子头发都茂密乌黑。

那男的后来秃了顶,女的给他织了顶帽子,那男的就算没了头发也很好看,尽管眼角的纹路很深了,一笑起来,依旧惊涛骇浪。那女的像她的外祖母一样在40岁后开始发胖,几乎穿不进裤子,那男的给她买了好多裙子,她肩膀很宽,但是步伐矫健,走起路来依旧身姿轻盈。

那男的年轻时留过长发,那女的和好几个男人定过婚,据说那男的那天刚好路过,看见女的穿着红大衣,在酒店门口徘徊。那男的上去问她怎么会在这儿,那女的提议去喝一杯,两人在肯德基叙旧,那女的一连吃了八个甜筒,他们一直聊到12点,那女的成功逃过了订婚仪式,那是也她最后一次订婚。

那男的很早以前喜欢过着女的,当时那女的是他学姐,那女的学生物,专门研究植物的花瓣;那男的恰好对花瓣过敏,但是老来实验室看她。那女的立志要考博士,她考上了,那男的没来送她。那男的很爱吃甜,女的买了几大箱红糖寄给他,那男的转手就给了自己的女朋友们。那男的很爱喝酒,女的很爱喝茶,那男的后来得了肝病,也喝茶。

后来那女的得了癌,头发掉光了,那男的给她买了顶更好看的帽子,等她头发重新长出来。他们的儿子篮球打得很好,很招女孩子喜欢,女儿很会跳舞。那儿子20岁上出了车祸,只有他女朋友活了下来。他女朋友是篮球女队的,身体结实,那女的很喜欢,后来这儿子的女朋友又变成了女儿的女朋友。

那男的走的比女的早,女的早准备好了自杀,但是因为懒以及怕痛没有及时动手;那俩女孩都借精怀了孕,那女朋友用的是那死掉青年的精子,一个女孩,眉眼宽厚;那小妹妹怀的是男孩儿,骨骼纤细,头发的颜色很淡。这俩兄妹长大后结了婚,那女的自然没看到。那女的死在德国的一个火车站,她68岁的时候开始做环球旅行,而那男的年轻时已经做过,她从黑森林黑城堡黑天鹅湖出来,天空蓝到透明,她看见那男的坐在教室的前两排对她笑,眼角的纹路很深,骨骼纤细,头发的颜色很淡。那男的说你究竟跟不跟我走?

那女的说那下辈子我还要做女孩子,那男的笑了,伸出手来,跟她拉勾,直到两人十指相扣。

那女的伸出手去,伸到淡蓝色透明的天空里去,一声汽笛,火车的烟雾将她的笑吞没。


11.3

评论
热度 ( 2 )

© 梁予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