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正末日


远山他脊背断裂  行云定结 
大楼欢饮碰杯 瞳孔僵住 撒出的啤酒暴风雨般 冰晶悬浮
路灯 街道的流动 凝固
后窗榨汁机 红绿宝石黄水晶沉默
我穿过剔剔透透那雨织结的空气
穿过雨中的伞 鲜艳的鱼群 肩膀


穿过锋利光泽的玻璃城

妖娆文字的沼泽

穿过身后一片甬道

穿过狭长那昨夜到达正被灰土覆灭的今宵








从你我站着的位置
风停了
一切的声音都竖起耳朵


此时此刻正末日
花 在等花








予焕 于青轩
2017年3月12日


只恨江水长流水长东

评论
热度 ( 3 )

© 梁予焕 | Powered by LOFTER